个人空间,负能很多

绝不妥协

你好呀,新年

靠着感觉去活着

烟花

当史仗义在人群里站着,抬头看着烟花绽放的那一刻,他觉得很安静。
他觉得眼前的景象像一段静音播放的视频,周围人群的喧哗,烟火炸裂时的声音都没能传到他耳里。这么热闹的时候,史仗义却不合时宜想起一些其他的东西。
想到夜晚的吧台里他要的一杯威士忌,杯子冒着冷气结着水珠,摇一摇是冰块撞上酒精的声音。想到家里那扇门门锁扭动,咔嗒一声,慢慢走进的是他的期待。又想到逆光的蓝色玻璃珠,光折而过,像现在他处在人群中的温度一样,又冷又无动于衷。
史仗义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,抬着头,嘴里呼出的白气升到他眼前,模糊了光亮的烟花。他脑子里漫无边际的想着东西,手在兜里攥着手机。天气太冷了,还是深夜,他攥着手机的手紧了些。
这场烟花持...

宵夜

00:02:49
史仗义和史艳文把剑影里两人最后一场对戏拍完,这部戏基本告一段落,接下来就是抽点时间补点零碎镜头。史仗义窝在化妆间的沙发里,塞着耳机,等着他爸卸妆。
00:10:03
这部戏剧情紧凑,他的戏份其实不算多 反倒是史艳文戏份吃重,文戏武戏对半开。而且对人物感情要求很高,他们刚拍完父子决裂的戏。史仗义一下场就摘了假发,洗了把脸,这部剧集少,信息量却很多,从中部开始剧情就开始变得压抑又沉重,他戏不多都累得慌,还有点出不了戏。
不知道史艳文那边怎么样了。

00:13:04
他站起来去了史艳文化妆间,史艳文还在摘发套,剧情都是夏天拍,头套很厚,衣服也是一层套一层,史仗义进门摸到空调遥控把温度调...

#遇到和意中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傻子怎么办#

这会戮世摩罗抓着史艳文的衣领准备往魔世里丢,史艳文被他捅的那刀很深,出血很多,他把史艳文移到这通道口路上,手上都沾了不少。
戮世摩罗用手指在史艳文衣领上蹭了几下,总算干净了些,史艳文衣领却脏了。他把史艳文提起来,动作算不是温柔,甚至可以说是很粗鲁。他这会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纠结,只有恨意和报复的快感,这是非常奇妙的感受。他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,装成被随意摆弄的样子,然后关键时候出手,狠狠剜下史艳文一块肉,这确实让戮世摩罗感到开心,他都要笑出声了。
正准备往里扔的时候,那个叫小空的矮子和尚,抱住了史艳文。
啧,烦得要死。
【松手。】戮世摩罗冲他抬了抬下巴。
【我不要。】小和尚明显不打算松手。
戮世摩罗反手...

第一章
emmmmmmm
关于自首警方询问类流程我都是乱编的(你他妈)
秉持能瞎写绝不好好写的原则(。)

是怎样的怎样。
吊起的尸体不会说话。

要是明天出门被车撞死就好了。
我怎么还没死啊

今天很难过,熬过了今天,明天又要来了,明天又是痛苦的一天。
太难过了。
怎么会这么难过呢

想死

你要救我吗

我怎么还没死呢

想死
我怎么还没死呢
来到雷劈死我也好

来场地震把它们震成废墟,让烈火在那里蔓延,把它烧成灰烬,然后让海平面升高,最后让这个爬满蛀虫的地方沉入海底吧。

听石膏一直哭( '▿ ' )

心有千千结

我又控制不住写这种东西了…………啊……
最近又开始莫名其妙想哭了,真难受
牵连到身体也是一直反胃,特别不舒服…………
难过

最近咋那么容易发脾气哎,要改要改

突然难过
猝不及防

去年剪得视频放个汇总

红绿搞事组——gasoline: 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019035/


 地门线中心——F:   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674633/

史艳文——我死我生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349932/

【重版出来/致郁系】东京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104326/

 俏如来——生长  :  ...

你猜,我做了什么决定呢

他的笑像月光一样,透过玻璃隔着栏杆,照到我的心里

悪化の一途を辿る不治の病。

聊聊俏哥吧。
遇到他的时候恰好是我挺不顺的时候。那么一个说话温细声细语,待人温和的少年,我突然就看到了他。(感觉被拯救了呜呜呜)
老实说,当时看金光,第一眼喜欢的是教授,然后看到一众偶里面,最白净的那个二俏。其实那时候还没怎么喜欢他,比起在剑影里十分出彩的教授布局智斗,spa和小空的重逢剧情,俏俏的存在感不算低也不能算高……期间还很喜欢小空,但慢慢看下来之后,越来越喜欢他了,最喜欢的还是他。
大概喜欢小空只需要一眼(颜狗如我),喜欢教授需要一部剑影,喜欢俏哥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他不像剧里其他人,都会有点突出的性格……他总是那么温和,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,不出声,不尖锐。
对俏俏印象最深的一个镜头是他独自一个...

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,所以我需要被人拯救。
拜托了。

最容易煽动的不就是人心吗

这么一想,雁王也是个可怜人。
倾注信任到师尊身上,最后的局没悟,小妹师尊都没了,一无所有。
就算这样他还是在王位上做了几年,然后禅位。
到了中原,固执的追逐着俏哥,师尊理念的继承者。执意要证明自己没错,自己是成功的。
默教授选人当时是会选,当然得是个好人,有仁心,有天分。
就是这样一个当初被选作徒弟的人,现在变成这样,玩弄人心,什么都不在乎。
其实他也只是一个证道者,证自己的道。自己以为正确的道。
Are you insane like me? Been in pain like me?
你也像我一样丧失过理智吗?你也像我一样承受剧痛吗?
Do you tear yourself apart to entertain...

1 2 3 4
© 途方 | Powered by LOFTER